JRS低调看球

JRS低調看球提供24小時+360°穩定高清無插件體育直播網站,免費提供足球直播、JRS直播、籃球直播、意甲直播、世界杯預選賽直播、英超直播、NBA直播、CBA直播,2022世界杯預選賽賽程,中超直播,法甲直播,亞冠直播,德甲直播等。

灌篮高手到底讲了一个什么故事?
来自:NBA 时间:2022-12-04 22:46:03
湘北队最弱的一环是控卫。尽管樱木的表现起伏大,但横向比较下来,大前锋猛人少,控卫神人多,各自的位置上,宫城的排位要比樱木低。神奈川有四支强队,海南和翔阳的控卫乃神奈川双璧,陵南的植草虽烂,但球队真实的控卫是仙道。全国大赛的两个对手,丰玉控卫板仓打爆了宫城,山王的深津则是卫冕冠军的队长。湘北一路通关,高端局对手的控卫,几乎都强于宫城。

虽然读者们很喜欢宫城,但客观地说,相比SD世界井喷的1号位天赋,宫城还是略显普通一点。湘北也必须有不够强的位置,不然你很难让主角队以下狗的姿态去挑战王者。赤木是县第一中锋,流川是新人王,三井是国中MVP,这已经三张王炸了。樱木经验稚嫩,一开始确实不够强,但作为主角,他必然会一路提供关键贡献。所以湘北还得有个弱势的位置,才让每场比赛都打成五五开的局面说得通。

于是,宫城就成了牺牲品。

那么,为什么是宫城呢?

或者说,为什么湘北不够强的位置偏偏是控卫?

假如给湘北安排个神奈川一阵控卫,首发中锋摆高砂或者岩田,湘北的实力不会有太大变化,但SD要讲的也就成了另一个故事。

可以参考另外几位超级控卫:

牧绅一在剧情年描写的比赛里高光不断,过于强大的实力让读者对王者海南团队的印象不深,甚至神奈川得分王阿神也成了牧的挂件;

仙道成为了SD故事里至高篮球境界的象征,为了让他的出局不破坏完美形象,鱼住主动降智,田冈教练的每次决策都朝着最坏的可能性发展;

藤真强行DNP半场,神秘感拉满,然后遭遇开挂的三井。上一季全国大赛出局,是中了南烈的阴招,非战之罪。正面对决,藤真只被允许输给牧,还要强调差距是身体而不是智力。

基本上,有超级控卫的队,只要他出场,别人都得当绿叶。深津是唯一例外,于是读者就惊呼深津被高估太多。

井上给超级控卫的待遇太好了,这绝非因为井上对控卫这个位置有什么偏心,而是因为漫画故事里,智力博弈是最重要的一部分剧情。你可能记不住流川与泽北对决中,两人各使用了几次交叉步和顺步突破技术,但你会记得流川最终破局的手段是,三威胁闭环后的猜拳游戏——这就是智力博弈。控卫作为球队的大脑,2K游戏里唯一能呼叫战术的位置,天然有最多的决策戏份,这使得他们在漫画故事里太容易抢戏。

井上将湘北之外,神奈川另外三支强队的核心都设定为控卫。作为球队大脑的控卫可以代替全队思考,进而代表整个团队与主角队博弈,这就简化了刻画对手的难度。但反过来,作为主角队的湘北,由于每个角色都要深入刻画,不可能让掌控比赛的球员一枝独秀。

所以,宫城必须相对边缘化。

类似的,还有赤木

井上用两个设定将赤木作为队长的能量压到最低:

一是位置。赤木是中锋,还没有策应能力,并不是场上球权的支配者;

二是学霸人设。学霸与“问题儿童”军团有天然的疏离感。

这样的设定,让赤木领导湘北的方式,更像是秩序维持者,而非团队决策者。在大部分时间里,湘北球员的攻防选择并没有什么限制,樱木想到哪打到哪,流川制定的都是个人比赛计划,三井爆发还是萎靡取决于个人情绪,而不像神与牧那样有鲜明的纽带关系。不管是控卫宫城还是队长赤木,都不能完全控制场上的局面。在与山王决战的下半场,各司其职的湘北才算真正拧成了一根绳,但他们各自找准定位的心路历程却相对独立,每个人几乎有互不交叉的成长故事线。

篮球是团队运动,SD是篮球漫画,但井上要讲的,绝不是团队至上的故事。

北野教练安西教练是最能体现井上价值观的两个角色。

SD故事里,“坏孩子”大多不是真正的坏孩子,但丰玉这支球队的球迷,是SD故事里少有的,形象真正负面的群体,几乎个个是恶人脸。

SD不同学校确实有不同的气质,如果说山王是严肃深沉,翔阳是等级森严,海南是儒雅贵气,那么丰玉从球员到球迷,都给人一种“缺乏教养”的既视感。

并不清楚丰玉高中生源的背景,但你能看出来,这还真像是一帮“生活不如意”的孩子。校方对成绩上的急功近利,某种程度上暗示了丰玉这座学校的文化,而这大概就是北野教练推崇“快乐篮球”的初衷——在逐利的文化里,寻求一种简单纯粹的满足。

正如北野教练所说,当你拿到大阪第一,人们又会要求你拿到全国冠军。逐利的道路没有尽头,而在每个阶段的角逐里,第一名,只有一个。如果篮球是一项功利,在这些年轻人的生命里,或许它只是高中三年某几场比赛中闪耀的记忆点,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不会真正走入职业篮球。更多功利只是留在了学校的荣誉陈列室。

但篮球的快乐却是无限和永恒的。

北野不愿把输赢看做篮球唯一的目标,他想要的是孩子们爱上简单的快乐。如果北野的理念成功了,那么,有足够多的北野,就会有足够多热爱篮球的孩子。

安西似乎同样是一个“放羊教练”。相比战术拉满的高头,建队上心的田冈,安西就像个甩手掌柜,虽然临场指挥偶有神来之笔,但带队训练基本佛系。作为名帅,湘北摆烂几年心安理得,对三井、宫城这样奔他而来的球员,生活方面,也缺少关心。

我们都知道安西为何如此佛系。安西曾经是个魔鬼教练,他对天才球员谷泽龙二报以了极高期望,并以卷到极致的方式训练他的基本功,可谓全方位无死角地的“呵护”。

安西害怕这样的天才会落入自大,忘记团队精神,还把球队至上的理念在谷泽耳边反复播放。

结果就是,谷泽理解不了安西的“呵护”,只身赴美,在天赋被降维打击的环境里自暴自弃,客死他乡。这件事彻底改变了安西教练。

但安西也并非躺平等退休,对天才球员们,他仍抱有极高的期待。只不过,安西现在只会在关键的成长节点给予指导。比如,他在比赛的最后时刻为三井注入了自信,他的名言成为了三井的篮球信条。他在樱木基本掌握拼天赋的比赛内容后,带他投进了中投的大门。

对流川枫,安西基本不过问比赛方面的内容,对赤木,他也不提供带队意见。安西看清楚了,像流川枫这样痴迷于篮球的超级天才,他们会拼了命的修补一切球技上的瑕疵,而这些瑕疵会在比赛中自然而然地暴露,安西不提,自会有人点醒流川。这些在比赛中自然暴露的瑕疵和自主修复的记忆,当然比安西的耳提面命更加深刻。只有赴美留学这样的人生重大决策,作为过来人的安西,他的意见才是至关重要,甚至拥有不可替代的价值。

对赤木领导力的信任亦是如此。不干涉,就是给予下属最大的威信。

从狠抓猛卷,到抓大放小,安西执教艺术的转变,正是井上要表达的一种篮球价值观,甚至是某种人生态度。这就能理解为何,安西并没有主动找回荒废两年时光的三井。于理,如果无关于篮球,安西并不需要对三井的人生负责。于情,该说的话,安西也早就说过了——若现在就放弃的话,比赛也就结束了。三井若不能自己克服心理障碍,即便安西管得了一时,脆弱的玻璃心迟早会在安西管不到的时候,吞噬掉三井的自我。

有些成长,或者说,绝大部分成长,靠的是自己。

北野领进门,修行在个人。安西抓重点,点醒梦中人。

SD以团队运动篮球入手,讲述的却是个体的故事,是每个个体战胜自我的成长故事。名帅与前辈是引路人,启明星,提点年轻人前行,但最终决定各自与团队命运的,是每个人对篮球衷心的热爱与坚定。也只有这热爱与坚定,会始终陪伴在人生旅途上,提醒着我们还有不放弃的理由,以及更光明的希望。

标签: NBA篮球深度